棉業縱橫 千億元紡織產業集群的生存和與發展

作者:李偉 來源:中華合作時報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1日  字體: 縮小 增大 繁體
 
  “城繞青山市繞河,市聲南北際山河”,提起福建人們更多想到的是山水美景,殊不知在這樣一座云霧繚繞的城市里,紡織產業已經崛起。
 
  《福建輕紡》中有篇文章說,紡織在福建做成千億元產業集群,并不值得大驚小怪,因為在改革開放之后,福建民營經濟就是從紡織服裝開始起步的,從最初的“三來一補、前店后廠”再到現代化的產業集群,福建正在用華麗的數字書寫著一段段紡織傳奇。
 
  如今,傳奇還在繼續上演,福建紗線產業發展的腳步從未停歇。據國家統計局最新公布數據顯示,2018年1-12月,中國紗線產量2976萬噸,其中,福建紗線產量超過山東、河南,以全年累計569.21萬噸的數據躍居第一位。而2017年,福建紗線產量還排在山東、河南之后,居國內第三。
 
  紡織服裝業發展迅猛
 
  產業布局完善 特點鮮明
 
  早在70年代,福建泉州等沿海一帶開始出現一些小型服裝加工廠,通過“來料加工、來樣加工、來件裝配和補償貿易”,慢慢向上延伸發展,最終開創了紡織行業的新天地。經過40余年的發展,終于在2013年,長樂市紡織企業當年實現產值1140億元,這也是福建首個實現千億元產值的產業集群。
 
  不僅長樂市,同一時期,泉州晉江也一步步發展壯大。紡織服裝業作為晉江市第一大產業,2016年首次突破千億元大關,實現總產值1105億元。更令人意外的是,晉江是中國擁有馳名商標最多的縣級市,涌現出包括九牧王、七匹狼、勁霸、柒牌、利郎等消費者耳熟能詳的馳名品牌,成為男裝市場的主導力量。
 
  隨著紡織產業的不斷發展壯大,福建省紡織企業用棉量也迅速增加。據當地人士介紹,福建省年用棉量從幾年前的50萬噸增長至現在的100多萬噸,而當地棉紡產業鏈的布局也日趨完善。據福建省紡織協會統計,目前該省棉紡紗錠規模突破1300萬錠,其中,福州地區800多萬錠(長樂700多萬錠),泉州地區100多萬錠,三明地區200多萬錠,莆田、龍巖、南平、漳州等地區150多萬錠。棉混紡、化纖混紡紗線成為福建紗線產品的特色,非棉紗線、織物開發加快,滌綸、粘膠以及化纖混紡紗在國內居首位。2018年,全省棉紡紗線實際產量569.21萬噸,其中,棉紗85.35萬噸,棉混紡紗244.76萬噸,化纖紗239.1萬噸。福建省棉紡紗線主要銷售到廣東、浙江、江蘇以及福建等省的專業市場。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和積淀,福建不僅在紡織化纖材料、棉紡紗線、面料織造、印染加工等方面在國內具有較強產業優勢,而且呈現出化纖、紡紗、織造、染整、服裝、紡織機械、專業市場等行業產業鏈協同發展格局,可謂遍地開花、共生共榮。
 
  借“政策東風” 
 
  打造多個千億元產業集群
 
  為適應經濟發展新要求,引導產業有序轉移,推動工業轉型升級,2018年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關于《產業轉移指導目錄(2018年本)》的公示”,其中,福建被列入重點承接發展紡織服裝產業地區。根據目錄,福建省重點發展高品質紡織面料的有福州、廈門、泉州、莆田、三明等;重點發展品牌服裝、家用紡織品的有泉州、福州、三明、南平、龍巖等;重點發展產業用紡織品的有三明、南平、廈門、泉州、漳州等;重點發展生物質纖維的有泉州、福州;重點發展印染節能減排新技術及設備的有福州、泉州、三明等。
 
  借助國家產業的“政策東風”,福建省精耕細作、謀定而后動,積極做好產業前后發展的銜接問題。為了承接好國家新一輪的產業轉移政策,去年10月,福建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聯合出臺建設現代產業體系培育千億產業集群推進計劃,提出到2020年,力爭培育形成20個以上產值(營業收入)超千億元的重大產業集群,其中,紡織服裝產業集群(泉州)實現產值3100億元,紡織鞋服產業集群(莆田)實現產值1200億元,制鞋產業集群(泉州)實現產值1900億元,屆時基本形成產業布局合理、區域特色突出、結構明顯優化的產業集群發展格局。
 
  5月28日,在福建永安國家棉花市場監測系統舉辦的棉花形勢分析會上,福建紡織協會相關領導表示,未來福建要建設新型紡織制造業基地,打造具有地區產業特色的紡織專業園區,包括化纖新材料、紡紗、紡織面料織造、服裝、紡織機械等行業。加快與我國長三角、珠三角經濟區等紡織發達地區以及新疆等棉花資源地區的密切合作,發展與臺灣地區以及國際紡織先進國家的技術交流,建設國際水平的現代新型紡織制造業基地。在加強同兄弟省份聯系的同時,福建還要做好因地制宜、產業升級、區域分工協作。省區內石獅、晉江、長樂等沿海地區紡織產業集群要完善產業鏈及專業市場配套建設,推進“互聯網+”戰略,加快創新型發展。內陸地區的三明、龍巖、南平等地區紡織產業集群,要堅持“基地化、集群化、專業化”開發模式,創造低碳、綠色、環保高新技術紡織產業轉移條件和優惠政策,吸引境內外客商、企業集團、研發機構等投資合作,促進產業結構升級,增強集群和園區發展后勁。不久的將來,一個個布局更加合理、更加完善、更加先進的產業集群,將以嶄新風貌屹立在福建大地上。
 
  雖然發展勢頭異常迅猛,但福建地區相比國內其它紡織大省,也存在自身的一些劣勢,主要存在以下問題:一是企業勞動力不足,部分棉紡、化纖、織造企業缺工,部分新增能力面臨員工不足的困難。二是企業技術改造資金短缺,特別小型企業用于減少用工提高生產率的技術改造資金困難,企業轉型升級進展緩慢;企業自主開發能力不足,人才短缺。三是開發型的管理技術人才難求,產品結構較為單一,缺乏下游終端品牌,同質化競爭激烈。四是棉紡行業品種主要是滌/棉、滌/粘、純滌和純粘四大類,純棉產品少,其它纖維混紡品種則更少,并且紗支大多是21支-60支,60支以上的高支紗則更少。
 
  前景是光明的,但通往成功的道路必定是曲折的,福建企業最大的特點就是原料和產品位于產業兩端,與原料地建廠的企業相比,不具有采購成本優勢,與接近消費市場的企業相比,銷售優勢也相對弱一些,企業只能在加工過程、產品質量上狠下功夫。
 
  在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棉價大跌的背景下,國內棉紡行業正在經歷陣痛,而福建棉紡行業也未能幸免。永安一家企業采購部主管說,該地區紡織企業以5-10萬錠為主,棉紗正常周轉庫存一般在7天左右,今年從4月份開始銷售遇到困難,目前庫存在20天,明顯偏高。當地有些企業為了資金周轉,已經將混紡紗降價1000-2000元/噸虧損處理。即便虧損運轉,企業也不能輕易停工。相較內地紡織企業集中在縣村一級,永安企業員工基本靠打工維持生活,一旦出現關停,想要重新開張的難度會遠遠高于山東、河南、江蘇等紡織大省。
 
  據了解,在這輪棉價大跌過程中,福建紡織企業承受的壓力大于內地企業。河南、山東等地企業可以將原料庫存周轉期降至7-10天,但是福建紡織企業生產滌棉混紡產品,加上配棉和運輸距離緣故,庫存一般都在2-3個月,即便庫存少的企業也維持在1.5-2個月,可想而知在棉價大跌、產品累庫的過程中,企業兩頭都要承受很大壓力。
 
  盡管前路漫漫,但福建紡織產業正以其蓬勃發展之朝氣描繪著一幅美麗畫卷。
 
  (摘編自中國棉花網)
 
  (責任編輯:張曉遠)
 打印文章 查看/發表評論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內容
东方珍兽游戏规则
快速时时计划 黑马计划客户端网页版 斗牛看牌抢庄20元场 怎样分析一分快三走势 1元入场棋牌捕鱼app 体彩大乐透技巧稳赚 手机三公游戏下载 香港王中王博彩王网站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 快速时时 时时彩双胆三期方法 三公技巧 幸运飞艇5码定位胆技巧 pt电子游戏能控制不 特区彩票网精选论坛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一走势图